谷粒网 > 秒速pk10 > 奇门小相师 > 第897章 反制
    ()    “流水蛊,你说的是这个吗?”唐寅右手向前一伸,手上顿时出现一团鸡蛋大小的金色液体团。

    液体在唐寅手上不停的扭动,变换着各种形态,就像魏东恒手里的瓶子里的液体一样,只不过唐寅手里的液体是金色的,而魏东恒是瓶子里的液体是绿色的。

    “你,你竟然也有流水蛊?”看到唐寅手里的金色液体,魏增恒顿时大惊失色。

    他明白失败的原因了,唐寅竟然也有流水蛊,自然有相应的应对办法了,所以他的辛苦白费了,唐寅根本就没中招,还搭上一个宣德炉。

    难怪他刚才点燃药香的时候,他认为蛰伏在房间体内的流水蛊没有被唤醒,原来早就被唐寅清除了。

    而他刚才指挥流水蛊的动作,在唐寅体内根本不存在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起效果?

    他现在想想,唐寅刚才明明就是在看他笑话,看他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的表演,让他顿时火冒三千丈,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戏弄过?

    “难道只能你有吗?”唐寅嗤之以鼻。

    事实上在他得到宣德炉之前的确没有,然而他得到宣德炉的时候,被一层油油的液体粘到手上了,这些液体就是沉睡的流水蛊。

    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蛊虫,专门针对的是超自然强者,只有体内有内力的人才能让他们潜伏,对普通人根本无效。

    唐寅粘上,流水蛊要在他身体中安家落户,问题是唐寅体内已经有一支天蛊,是万蛊之王。

    结果流水蛊一下子就跪了,被降服了,唐寅得知这是一种特殊的蛊虫之后,在小红的帮助下培养进阶,成为金色的流水蛊,远超原来无色的普通流水蛊。

    经过培养之后,也同时断绝和本体之间的关系,自然让魏东恒的手段无效了。

    “好,今天我认栽了,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以后我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了,就当咱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魏东恒也不是一个傻子。

    流水蛊失效之后,他马上就意识到他已经处于劣势了,没有制衡唐寅的手段了,当然要识时务一点,否则肯定会吃大亏的。

    他非常清楚,虽然他哥哥很厉害,很多人都给他哥三分面子,可眼前的唐寅却不会给他哥面子,否则上一次他也不会吃大亏了。

    一想到这他就郁闷,他和唐寅两次见面,每一次他都觉得准备很充分,都觉得唐寅被他掌握在股掌之中。

    结果每一次事情的发展都不受他控制,都会被唐寅反制,现在的局面时差盘落于下风,身边的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根本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安感。

    “你认为我会同意吗?”唐寅笑眯眯的上前一步。

    “冤家易解不易结,我认为你应该同意,多一个朋友多条路,有些时候我还是很有用的,可以帮得上一些小忙!”看到唐寅笑眯眯的,魏东恒就有些头皮发麻。

    上一次就在这个房间里,唐寅就是带着这种笑容,把他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让他疼得刻骨铭心。

    “多一个朋友多条路,没错,但我不想多你这样一个朋友,你两次都在算计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唐寅看着魏东恒。

    他手上的金色流水蛊不停摇摇晃晃。

    看到摇摇晃晃的金色流水蛊,魏东恒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哥哥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虽然不是一个蛊师,这能够掌控流水蛊。

    他作为他哥哥的亲弟弟,当然清楚流水蛊有多可怕了,可以彻底掌控一个人,把一个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不惜血本的拿出他最喜欢的宣德炉,给唐寅下一个套,却没想到肉包子打狗了。

    宣德炉拿不回来了,流水蛊也完了。

    现在,他却要面临流水蛊的威胁。

    “等一等,我知道你喜欢古玩,我手里有很多珍贵的古玩,我可以挑三件送给你,保证的是国宝级别的,你看怎么样?”冷汗直流的魏东恒,突然想出一个办法。

    虽然这个办法让他很心疼,但是已经到现在这种时候了,不出血是不行了,他一咬牙许下诺言。

    “我如果要古董,去古玩街转一圈就有了,何必从你手里拿,我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怎么对待我的,该怎么对待你,去!”唐寅一指魏东恒。

    手上的金色液体,金色的流水蛊,立刻就分裂出花生粒大小的一团,然后射到魏东恒的身上。

    魏东恒也想躲避,却根本躲避不了。

    两个保镖虽然试图保护二爷,可是他们刚刚要有动作,就发现一动也不能动了,已经被唐寅一瞬间给制服了。

    两人总算明白他们前任保镖是如何无奈了,实力差距太大了,他们都没看清唐寅是如何攻击的,就更不要说防备唐寅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滴金色的液体,落到他们二爷身上,随后渗透进魏东恒的身体中。

    中招了!

    中蛊了!

    他哥哥就是流水蛊的掌控人,所以魏东恒非常清楚中招是什么样,只要有一滴液体渗入身体就行了,这就是流水蛊最大的特点。

    没有固定的形体,直径一米大小的一团,是一个整体,一滴水大小也可以是一个整体,而且可以无限分裂和合并。

    “来,魏东恒魏二爷,先躺在地上!”唐寅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手上还捧着体型稍微缩小一点的金色流水蛊。

    魏东恒还没有回答,就感觉一阵浑身无力,咕咚一声就从椅子上滑到地上去了,然后像僵尸一样躺在地上了。

    “真好使!”唐寅笑了。

    “现在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你哥哥,就是说你已经中招了,现在你的生死在我掌控中!”唐寅这一次并没有把魏东恒狠打一顿。

    魏东恒去宁愿唐寅打他一顿,也不愿意中招,现在他身体中的流水蛊,就像是他的紧箍咒一样,而咒语则在唐寅的掌控之中。

    如果他不听话了,惹唐寅不高兴,唐寅随时可以念动紧箍咒,让他死去活来的。

    甚至不用他不听话,只要唐寅一不高兴,一想起他来,就可以把他折磨一番,而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虽然有两次冲突,可是每一次都是你占便宜,每一次你都是赢家,吃亏的从来都是我,既然你没有吃亏,难道就不能到此为止吗?”魏东恒很委屈的说。

    和别人冲突的时候,他向来都是赢家。

    而别人换成唐寅的时候,他从头到尾都是输家,每一次吃亏的必然是他。

    上一次被打的伤痕累累,这一次更是中招了,中流水蛊,让他头上多了一个紧箍咒。

    “我喜欢,有本事让你哥来打我!”唐寅大笑着走了,他现在对魏东恒的性格已经了解了。

    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一个不讲信誉的人。

    如果唐寅收回流水蛊,魏东恒一定不会遵守诺言,一定会策划下一次阴谋,直到彻底报复回来为止,所以唐寅才决定给他加一个紧箍咒。

    只有这样,魏东恒对唐寅有忌惮,才不敢随意对唐寅出手,直到能解决身上的流水蛊。

    问题是唐寅给他下的流水蛊,是经过升级之后的超级版本,已经不是魏东恒给唐寅用的,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唐寅高兴的时候,魏东恒已经急匆匆的找到他哥哥,满脸哭丧的神色求救。

    “你说他用金色的流水蛊了?”听到这边的描述,魏东流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

    他是在一次探索遗迹的时候,遇到濒死的流水蛊,结果在处于绝境的特殊情况下,流水蛊和他完成一次特殊的契约。

    流水蛊相当于他圈养的宠物,而不是一只蛊虫了,所以他明明不会养蛊,却掌握着流水蛊的使用方法。

    他也曾借助龙门超自然协会副会长的身份,查看一些养蛊的秘籍,其中就有流水蛊的记载,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蛊虫,绿色是其中最低档最普通的,金色是最高档的。

    他也曾经想培养升级,因为培养升级之后能力更强,问题是一看升级的条件,他直接就放弃了,不仅对他的实力有所要求,还需要很多的珍贵材料。

    却没想到唐寅竟然有金色的流水蛊。

    “是的,大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雪恨,他竟然敢在我身上下蛊,一定不能放过他,现在先把我身上的流水蛊取出来吧!”

    “你先别动,在沙发上坐好,我试一下!”魏东流一点把握都没有,只能在弟弟身上尝试。

    他叫出自己的流水蛊,放到弟弟的身上。

    啪!

    刚放上去,顿时像被球拍狠狠的拍上了,一下子从魏东恒的身上弹起来,又跑回他身上,钻进他身体里再也不出来了。

    同时,传递给他一股十分惊恐的意念。

    他顿时明白了,虽然同为流水蛊,可是金色比绿色强大的太多了,他想用绿色的驱逐金色的,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甚至他隐隐感觉到,如果他要强行尝试,他的绿色流水蛊,有可能成为金色流水蛊的食物和补品。

    所以他的流水蛊一回来,就传递给他一股恐惧的情绪,再也不想接触金色的了。

    而他又不是一个蛊师,根本就不会别的办法驱逐蛊,目前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让唐寅亲自解除,收回去,另一个办法是他聘请一个高明的蛊师。

    “东恒,你先安静一段时间,这段日子不要去招惹唐寅!”魏东流非常头疼的说。

    “我身上的流水蛊怎么办,难道让它一直待在我身上吗?万一姓唐的一想起来就折磨我一顿怎么办?”魏东恒立刻意识到不妙,一翻身从沙发上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