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杨村,霍齐生家。

    林淑萍病了。

    明明八月的天气,这会儿外面温度很高,她却躺在炕头,盖着被子在沉睡。

    突然,紧闭双目的林淑萍,说起了梦话,“孩子……孩子……我是你妈啊……呜呜……”

    霍齐生听到动静,从门口进来,看她烧的那么严重,都说上了胡话,心里特别的不好受。

    从前都是林淑萍照顾他,他一直认为是应当应份的。

    后来闹的离了婚,他又得了癌症,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以后,他才改变了很多。

    霍齐生从暖壶里倒了一杯热水,用两个杯子来回的倒凉了一些,才凑上去推了推林淑萍,“淑萍,你醒醒,醒醒。”

    林淑萍醒了过来,睁开的眼睛通红一片。

    “喝点水吧!”霍齐生把杯子递到她嘴边。

    林淑萍也是真渴的厉害,烧的她口干舌燥嗓子眼都冒了烟,她微微起来一点就这霍齐生的手喝下去半杯。

    “要不去看看吧?”

    林淑萍摇头,声音沙哑的说,“不用,就是发烧,发发汗就好了。”

    霍齐生叹了口气,“你这也是上火来的。”

    谁能想到他们的三女儿竟然没死,还活的好好的。

    只不过人家孩子瞧不上他们是农村的,不愿意认。

    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当年是他母亲做得过分,把孩子给扔了。

    要不是碰巧被老韩给捡走了,没准早就死掉了。

    林淑萍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悲愤的说,“我能不上火吗?从前还以为孩子早死了,我也就死了那份心,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孩子却不愿意认……当年要不是你妈做损,哪至于这样……”她的一颗心都要碎了,同时更加恨死了康昭莲。

    如果是从前的话,林淑萍敢说自己母亲一个不字,霍齐生立刻就得炸庙。

    但现在林淑萍说了他就听着,谁让母亲的确做的太过分了!

    并且霍齐生心里也难受。

    他自己说不定哪天就去见阎王爷了,却意外的找到了三女儿。

    虽说没有在身边长大,也没什么感情,但终究觉得对不住孩子。

    “过去的事已经都发生了,现在说再多埋怨又有啥用,我看你还是赶紧的好起来,趁着我还活着,咱们俩没事就去县里看看孩子,时间长了,人心都是肉长的,没准就打动她了。”

    林淑萍把霍齐生的话听了进去,她胡乱的抹了抹眼泪,“你说的对,我得赶紧好起来。还有,让人给老大捎个信,让她在县里等咱们,到时一起去,年轻人比咱们容易拉近距离。”

    自从霍瑶流产婚事也黄了以后,霍楠再也没有回过娘家。

    林淑萍也不愿意让她回来,怕霍瑶和卢兰香他们怨怪到大女儿身上。

    所以现在联系凭找人帮忙捎信。

    “好,都听你的。”霍齐生也认为有大女儿跟着一起,事情会好办许多。

    他犹豫了一下才问起,“那京城那边是不是也告诉一声?”

    林淑萍口气坚决的说道,“肯定得告诉啊,他们可是一母同胞,让老大到时候写信吧。”

    ()

    zhongshengjiaoqihenxiaozh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