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一个小小大陆游荡者,哪里受得起南宫大少爷您的这番礼遇?您这般抬举我,倒是弄的小子有点开始不好意思了。”明明说的是反话,这个时候的李旷野所表现出来的表情却淋漓尽致,这就好像是一个乡巴佬刚刚进城,却收到了城主儿子这般礼遇时候的表情。

    “凌阎罗的大名,哪怕就算是我们这些乡村匹夫也都如雷贯耳,您要是这样说的话,那可就没意思了啊。”脸色在这个时候也稍微变的有点阴沉了起来,显然,此时不管是谁,心中也都很是不爽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能够拥有现在这等表现,那南宫雷天已经很是不错了好不好?

    说实话,要李旷野前来对付这些几乎就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乡村年轻一辈天才,这还真就是有点大材小用的。

    也就是因为南宫雪晨的面子,小子才没有完无视这些人而已,毕竟,要是自己也都选择息事宁人的话,估计这南宫雪晨之后会被他们欺负的更狠,自己这一个外来人,不都在第一时间这就被欺负了吗?双方,可是一点仇怨都没有的啊。

    “今天没有什么时间,你们族长还要召见我呢,就不陪南宫兄弟您聊了,等和你们族长谈完之后,我们在叙旧怎么样?”李旷野微微一笑,在这等情况下,表现出来的样子,虽说没有多少不耐烦,但是却也稍微有点不想和他们缠斗了。

    “对不起,今天族长还在闭关之中,估计你是见不到了,要不然这样,先和我到族群之中去转转,等族长出关了之后在去见他?”作为南宫雪晨的对头,这个南宫雷天,当然不会这般容易就让李旷野见到他们的族长啊。

    什么假传圣旨之类的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做,到也驾轻就熟了,整个眼睛说瞎话,周边这不也没有一个人反对吗?

    “南宫雷天,你别太过分,昨天我才和我父亲交流信息,现在的他明显就在大殿等着我们呢,你却说他闭关,这是什么居心?”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看了看那少年,这个时候的南宫雪晨终于有点忍不住了,就差没有直接上前一巴掌拍死对方了。

    “雪晨小姐,这可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族长大人昨天晚上临时闭关的,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怎么会对你说?我看,你们还是等等的好。”好吧,虽说这小子在叫南宫雪晨的时候叫雪晨小姐,但是在这个时候,语气里面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恭敬,显然,这种语气早就已经在他的骨子里面了,看的李旷野在这个时候也都是一阵皱眉。

    “你撒谎!”俏脸通红的在这个时候真心没有啥话嫩说了,此时的那南宫雪晨,哪怕就算是现在这样,也都说不出一句脏话。

    听的李旷野那叫一个纠结啊,果然,家教良好的年轻一辈千金小姐就是和他们这些粗人不一样啊。

    “既然族长前辈在闭关,而我们有有急事要找他,那还是让我们进去吧,不管见还是不见,我们都不会在没有族长的同意之下打扰族长的。”李旷野依旧和之前一样笑眯眯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小子却却没有半点退让的感觉。

    开什么玩笑,这一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这可是李旷野一只都很清楚的事情啊。

    不就是想要找个借口和自己战斗一次吗?想要证明自己的天赋比这所谓的大陆上第一强者的天赋要强悍很多,这才弄出现在这样多的事情,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就如了他们的心愿又能如何?

    李旷野不敢说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对于这些所谓的年轻一辈强者,却也是没有怎么看在眼中的。、

    面前的这个南宫雷天,或许,在这中央大陆的年轻一辈之中极为强悍,拥有元婴境八品的实力,这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是,在李旷野的眼中,这样的实力还真就有点不够看的嫌疑,毕竟,小子本身的元力修为就已经到了元婴境九品巅峰了,且战斗力还不止这些。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要说小子还有压力的话,那才是真的出鬼了呢,能够在这等情况下并没有表现出对对方的轻蔑,这就已经算是很给自己这朋友南宫雪晨面子了好不好?

    当然,南宫雪晨到底要不要李旷野给她这个面子这还另说呢,至少,在现在,这小妞还没表现出什么异常。

    “对不起,我们这里有规矩,在族长闭关的情况下谁都不能闯入,我要履行我的职责,除非你能够打败我,这件事情我就管不着之外,其他的免谈,哪怕就算你是李旷野也是一样。”神色中,展现出一丝傲然,在这样一个情况下,那南宫雷天终于暴露了自己的计划。

    要说这个地方消息封闭,这是谁也都不会相信的事情,所以,南宫雷天可以说早就知道南宫雪晨要带着李旷野前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有些自大的,自以为自己在年轻一辈之中堪称巅峰,哪怕就算是南宫雪晨也足以不惧。

    认为这是南宫雪晨想要拉一个帮手这才将李旷野弄到他们总部的,既然这样,能够在之前给李旷野一点面子,这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这不是至少现在还没有完的撕破脸皮吗?

    当然,现在虎视眈眈剑拔弩张的样子就已经完暴露了他的野心,想要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堂堂正正的打败那所谓的中央大陆年轻一辈第一强者,既得到了应有的名声,也打击了南宫雪晨,这样的好事要是他都不会去做的话,那还凭什么被称之为不管是天赋还是心智都不下于南宫雪晨的南宫世家年轻一辈骄子?

    如意算盘打的的确很好,这一点,哪怕就算是李旷野心中也都对这厮有了一点佩服,就是,这家伙有点太自大了而已,根本就不明白,他和自己之间的差距,这对于李旷野来说,可不是一件坏事啊,既然人家咄咄逼人,那自己将计就计这种事情,也不是不能成功的不是吗?

    人家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一定的信心,李旷野对自己的实力何尝就没有呢?

    小子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说是知道的,但惟独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是怎么写。

    人家都已经挑战上门了,要是自己不接下来的话,那岂不是徒增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