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粒网 > 玄幻小说 > 进化神帝 > 第二百二十章 连斩三人
    ()    锋锐无匹的刀罡横空而过,在斩破虚空的同时,瞬间便是抵达了飞仙宗宗主的咽喉。

    飞仙宗宗主汗毛倒竖,整个人的头皮发麻,心态瞬间就崩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实力是最强的,所以在至尊仙界行走的时候非常嚣张。

    除了轮回死魔之外,他没有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而如今,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夏元的一合之将,对方随手就可以将自己灭杀。

    此等实力,竟然比那轮回死魔还要强大。

    使劲咽了一口唾沫,飞仙宗宗主冷汗直流。

    锋利的刀锋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刚才出现的空间裂缝还没有消散,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威慑力。

    “现在我通知你们,正道联盟被俘虏了,谁有意见?”

    夏元声震如雷,吓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众多星海期强者身后,三千多名星河期的进化者不由得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

    不是说来收服妖族的吗?

    现在怎么反被别人收服了?

    飞仙宗宗主冷汗直流,他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的点头道:“我愿意臣服。”

    其他人纷纷对视一眼,心中却是非常的不甘。

    四大宗门掌控至尊仙界那么久,什么时候像现在这般落魄?

    对方虽然实力很强,但是自己阵营之中拥有先天灵宝盘古幡,如果硬拼之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臣服于对方?

    天剑宗宗主和缥缈宗宗主互相对视一眼,旋即默默点头,两人同时抓住了盘古幡。

    每次催动这件先天灵宝,至少需要两名星海期的进化者,否则根本无法支撑盘古幡的强大吸力。

    盘古幡的攻击力虽然霸道,但是能量消耗根本不是普通进化者可以承受的,即便是星海期的进化者,也需要两人联手催动。

    事到如今,天剑宗宗主和缥缈宗宗主根本不管飞仙宗宗主的死活,两人直接催动盘古幡对着夏元动手了。

    这一刻,夏元眼神之中寒光爆闪,心中杀机四伏。

    他原本就充满了杀意,可是念在对方实力强横,未来对付轮回死魔的时候或许会用的上。

    没想到,自己的怜悯之心对方似乎不领情,反而变本加厉。

    既然如此,都去死吧!

    刹那间,夏元手中的巨型战刀猛然喷薄出炽烈的刀罡,跪在地上的飞仙宗宗主突然感觉脖子一凉,整个脑袋便已经飞了起来。

    直到死去,飞仙宗宗主都处于懵逼状态。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跟自己共事那么多年的至交好友,在危机关头竟然弃自己于不顾。

    夏元一刀斩掉了飞仙宗宗主的脑袋,整个人迅速后撤,躲过了盘古幡的至强一击。

    夏元虽然实力强劲,但是遇到杀伐无数的盘古幡,还是要尽量闪避。

    以夏元现在的实力,被盘古幡扫中,肯定会被重创。

    先天灵宝不可小视。

    对面,天剑宗宗主和缥缈宗宗主看到夏元朝着旁边闪避,都露出大喜之色。

    如此看来,对方还是忌惮盘古幡的,自己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两人继续联手出击,巨大的旗幡在虚空之中猎猎作响,搅动的整个万妖林上空风云激荡。

    夏元表面上看起来无悲无喜,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

    见到盘古幡又一次袭来,夏元突然大手一挥,有股特殊的气机在他的指尖弹射出去。

    刹那间,万妖峰上钟声大作,一直镇压在此的东皇钟徒然爆射而起。

    下一刻,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东皇钟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堪比天地,化作一道灰色的光罩挡在了夏元的身前。

    “轰!”

    一声巨响过后,东皇钟表面泛起一阵能量涟漪。

    威力无穷的盘古幡,竟然被东皇钟挡住了。

    东皇钟同样是先天灵宝,与盘古幡是同一个级别,夏元将东皇钟招了过来,顿时立于不败之地。

    众妖王看到此景心中震惊。

    妖族与四大宗门不同,四大宗门都有自己的传承,每一任宗主都知道盘古幡的催动之法。

    但是妖族早已经断了传承,所以即便是拥有东皇钟,它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催动,只能借助东皇钟散发出的先天之力辅助修行。

    如若不然,它们早就拿出东皇钟来抵抗正道联盟了。

    只不过,众妖实在是想不明白,就连各大妖王都无法催动东皇钟,夏元是如何做到的呢?

    其实,夏元在东皇钟下悟道,借助东皇钟上的法则秩序符文突破到了更高的层次,双方本来就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所以,夏元可以操控东皇钟并不稀奇。

    只不过这是更高层次的操控,却是无法传给妖族成员。

    因为妖族成员的实力境界不够,就算夏元传给它们,它们也无法做到。

    厚重的能量光罩挡在夏元的身前,犹如一道天堑,将盘古幡隔绝在外。

    夏元目光冰冷的望着天剑宗宗主和缥缈宗宗主,旋即对着前者猛然一指。

    顿时,一道火光闪现,天剑宗宗主的身体表面便燃起了熊熊烈火。

    “火之力!”

    所有人目光骇然的望着夏元,纷纷远离天剑宗宗主而去。

    谁都没有想到,这位人皇竟然是一位火元素者。

    天剑宗宗主眨眼之间已经变成了个火人,此时正在痛苦的嚎叫着。

    关键的是,这种火焰根本就灭不了,似乎可以引燃体内的灵力,越烧越旺盛。

    凄厉的惨叫声在万妖林上空回荡,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望着夏元,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尤其是缥缈宗宗主,刚才他与天剑宗宗主联手出击,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自己?

    似乎印证了他的想法,夏元对着他抬手一指,一道寒光瞬间爆射而来。

    太快了,缥缈宗宗主根本来不及闪避,已经被夏元手中的寒光击中。

    刹那间,缥缈宗宗主的身上已经泛起了一片水雾。

    他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股极度的冰寒已经将他整个人笼罩。

    “嗬……”

    缥缈宗宗主张口嘴巴,一口寒气喷出,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嗓子里已经被冻成了一片冰凌。

    眨眼之间,缥缈宗宗主被寒冰冻成了一块冰雕,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之中,嘭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碎片。

    所有人被震惊的亡魂皆冒,夏元不仅是火元素者,难道还是水元素者?

    两种截然不同的元素难道不会冲突吗?